联系方式

地 址:鸡西市红旗路10号
电 话:0467-2721401
传 真:0467-2721401
邮 箱:jixiky@163.com

矿区文艺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矿区文化 > 矿区文艺
比人高的麦子
作者: 发布于:2015/6/10 12:08:43 点击量:

韩国光

 今年清明前,我和妻子的家人去天河边祭奠岳父岳母。可巧,那天我身体不舒服硬撑着赶到时,坐在麦地旁的坟前就不想动了。妻子说,你歇歇吧,父母的坟也是老坟了,每年来看看就等于到野外踏青了。我起身走到稍近的麦垄间,再坐下伸直双腿,两手掌很自然地倚在了身后的田埂。四月流绿淌翠的麦苗很是养眼,头上的叫天子鸟“叽叽喳喳”地唱着,我坐了十多分钟,眼睛左右上下看了一番,就觉得这地方太幽静恬美了。这时,麦垄上刮着让人微寒又有些微醉的“野风”。我缩了一下脖子对妻子说,我真想躺倒睡一会。

 妻子说,那你就睡一会吧,她叫我把夹克衫脱下垫在田埂上。我说不需要这样,直接躺在草上更接地气。我收起双臂侧身就躺下了,顿时感到无数麦苗满过了头顶。我一手枕到耳下当“枕头”,就见麦苗尖部颤颤地晃动着,麦苗又像扭着秧歌闪现在眼旁。我躺在麦垄田埂间,不定方向的“野风”离我去了,而绿绿麦苗散发的特有气息却愈发浓郁了,在我鼻翼上方飘来拂去。

 我嗅着麦苗清新的气息,眼睛似睁非睁地欣赏着近在嘴边的麦苗。这时恍若觉得一束束麦苗都变成了遮天蔽日的高高“绿树”,我从“树林”窄缝间仰望天际,竟感到白云也染成了绿色。此时我就听到妻子的家人在说着话,旁边也来上坟的人和妻子的大嫂叙着家常。我沉浸在绿影照见人心的“麦海”里,慵懒得也不想起身去添那几锹土了。

“我想再睡一会!”本想说给妻子听的,哪知妻子的乡下老婶听到了。她说这麦垄里咋还“藏”着一个人呢,老婶看见是我,又说怎么躺在这里啊,地里潮气大,别躺得受凉了。我笑着回答:“老婶,您知道躺在这里多舒畅,我还是头一回躺在麦垄的田埂上呢。”

 我俩说笑间,忽听一串“咕嘎、咕嘎”的叫声不知从哪传了过来,我问老婶这是青蛙叫的吗?“不是的,是蛤蟆叫的。地里蛤蟆打哇哇,六十天后吃粑粑。”意思是说,蛤蟆一叫再过两个月左右就可以吃新面饼了。我从小就长在城市,少有种庄稼的经验,平日家里每天都少不了要吃上一顿馍馍的,可我对长在农村的麦苗还是缺少更深感情的。先前,我在中学时代也到农村割过麦子,头戴草帽的老农民曾对我们说:“你们顶着烈日割麦,身上流满了汗水才会知道农民的艰辛。一粒粒麦粒就是用一滴滴汗水浇灌长成的。”

麦粒,小小的麦粒,多少麦粒磨成白面才能做成一个馍馍啊。麦粒知道自己身体微小,所以更以无私的胸怀养育着我们人类。你是当官的也好,你是有钱人也罢,但在金黄灿灿的麦子面前,总免不了要低下高傲的头颅。麦子,我们无论怎样歌颂它赞扬它都不为过。麦子乐于牺牲自己的品质永在人类之上——比人高的是麦子!



关于我们  | 网站服务  |  友情链接  |  联系我们
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 龙煤集团鸡西矿业集团版权所有 地址:黑龙江省鸡西市红旗路10号 黑ICP备 10007741号